哈萨克族史:“阿乌尔”的组成

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是哈萨克族历史的精彩故事情节,千万不要错过噢!哈萨克族同一个部落氏族的牧民,并不是紧紧挤在一起游牧和居住的,通常是冬季几户在一起定居,春、夏、秋三季十来顶毡房在一起居住和游牧。对这样丛居的人家,哈萨克族人都称为“阿乌尔”。如果说汉族农民的聚居形式是村庄的话,那么哈萨克族牧民的聚居形式便是“阿乌尔”。“阿乌尔”内人和人经济上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。每个“阿乌尔”都以其中富有的一两户为中心,构成相互依附的关系。搬家、放牧割草、种地等,差不多都是以“阿乌尔为单位来进行的。

因为“阿乌尔”中富有人家有较多的牲畜,有放牧场、割草场、耕地和主要农牧工具,“阿乌尔”内贫穷的牧民就必须靠他的役畜搬家和公畜配种,必须在他的牧场、草场上放牧和割草,必须在他的土地上用他的主要农具和耕畜种地,必须靠他的畜乳、畜毛和畜粪维持生活。同时,富户在放牧、割草、搬家、种地及家务中需要很多的劳动力,这些劳动力也必来自“阿乌尔”内的贫户中。他的这种生产和生活上的依附关系,部分是在雇佣关系的形式下进行的,部分是在“近亲相助”的形式下进行的。例如:在种田、割草方面,富户通常用“阿萨尔”的办法来使用户的劳动力。所谓“阿萨尔”,就是富户宰一只羊请贫户“帮助”自己劳动。

偏远落后的游牧区,畜乳和劳力都无市场,都不是商品,都不值钱。接羔时,贫户“帮助”富户管理临产母畜、幼畜、挤奶、制造奶油;富户供给贫户10至20只羊的奶子。在青黄不接的时候,没有这些羊奶,贫户就无法生活下去。因此,“阿乌尔”内富户和贫户之间经济上的关系是多方面的和经常不断的。富户对贫户的剥削也往往是在血缘关系的掩盖下进行的。但“阿乌尔”内人和人的关系,还表现在血缘关系这一方面,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。根据哈萨克族人民的习惯,在儿子结婚之后,就分给一些牲、一顶毡房,让他过独立生活。这个分出去的房子称为“小房子”,称自己父母居住和居住过的房子为“老房子”。

阿乌尔是由老房子和一些附属于自己的小房子组成的。虽然在一个阿乌尔内班辈相当多,血缘关系也有亲疏之分,老房子上面有老房子,小房子下面还有小房子,但是最老的房子只有一个。老房子在给儿子或者说小房子分牲畜时,留给自己的总要多一些,有些生产资料,如放牧场、割草场、耕地和犁等都是不分的,留在老房子名下大家使用。父母并不把所有的儿子全分出去,总要给自己留下一个,不管他是长子还是幼子,只要自己喜欢就行,但一般以幼子居多,这也许就是幼子继承制的一个遗迹。如果不愿意留儿子的话,也可以选择一个心爱的孙子。过继后,原来的祖父母和孙子的关系就变为父母和儿子的关系了,原来父母和儿子的称呼也就马上改为兄嫂和弟弟了。

如果外人不以他们自己习以为常的这种惯例来称呼,来表述他们间的新关系,那定会惹他们生气的。喜欢抓养个娃娃,可说是哈萨克族老年妇女特有的嗜好和习性。她如果找不到适合的亲孙子、亲孙女时,那也得要个外孙女抚养的。同样,所抚养的外孙女在关系与称呼上变得和亲生女儿一样了。这种嗜好与习性,可能是由于本氏族、本部落和本民族生存发展中义务抚养遗孤的悠久漫长、多难多灾的历史培养熏陶成的。哈萨克族人,对继父、继母跟亲生父母一样,对继子、继女也跟亲生子女一亲,难以听出区别,难以看到区别;忤逆不孝和虐待不慈的事例更是难以碰见。留在父母身旁的儿子,有把父母养老送终的义务,也有继承父母全部遗产和官爵、班辈地位的权力。

这样“老房子”的经济力量就强些,社会地位就高些,依附在自己身旁的“小房子”的经济力量就弱些,社会地位就低些。这种财产和爵位继承关系,这种老、小房子经济上的、政治上的依附关系,无疑维护了家长制和“阿乌尔”的血缘关系。“阿乌尔”内的血缘关系,除主要表现在男性为主的血缘关系以外,还表现在以女性为主的姻亲关系里。“同姓不婚”,哈萨克族不许氏族内部通婚的习惯是严格的,例如属柯勒依部落的12个氏族间可以通婚,各氏族内部不通婚,但氏族外通婚是比较随便的,不话班辈。本来在哈萨克族里,旁系血亲的称呼和与自己的辈分关系是以年龄为标准的。

对妹妹,侄女和比自己年幼的女性血亲一律称“克仁达士”,对姐姐、姑母和比自己年长的女性血亲对弟弟、侄儿和比自己年幼的男性血亲一律称“巴吾鲁”,对哥哥、叔叔和比自己年长的男性血亲一律称一律称“阿阿”。同时与此相应的姻亲的称呼也是相同的,班辈关系“阿乌尔”内如有一两户外氏族的人,就和这个“阿乌尔”的其他成员发生广泛的姻亲关系。哈萨克族人,尤其是其中的穷困户,氏族两户间互互嫁、亲上套亲的“换门亲”婚姻较多,嫁娶看双方年龄而不拘班辈。不仔细了解,光从称呼上是难以辨明两户间人员的具体亲属关系的。“兄死弟继与嫂成婚”的事,对旧社会贫穷的汉族农民来说,并不生疏。但在哈萨克族内,这几乎成了习惯法。

“寡妇不出部落”“寡妇不外嫁”,就是这种习惯法的法理根据。哈萨克族内,由于叔与哥、侄与弟等关系称谓同一,因此,虽时至今,“叔死侄继与婶成婚”也是顺理成章、不足为怪的事。历史书上记载着:汉朝元封年间,江都公主刘细君在年老丈夫乌孙昆莫猎骄死后,被汉武帝劝说,随所谓乌孙“父死,妻其后母”、“兄弟死尽取其妻妻之”的习俗,再嫁与昆莫之孙岑军须靡。江都公主死后,刘解忧公主到乌孙与昆弥岑军须靡结婚。夫死,便与其叔伯弟翁归结婚,死,又和岑的乌孙血统妻所生之子泥靡结婚。细了解不久前仍过着游牧部落生活的哈萨克族婚姻习俗,对远至两千年前的游牧民族乌孙婚姻习俗的有关记载,就会有合情入理的领会。

但对描述的准确程度,也应该有所怀疑,不能尽信。就哈萨克族婚来论,如“兄死弟继”是不成文法的话,那“弟死兄继”只算是其中的特例,并不像前者那样普遍。辽阔草原上生活的哈萨克族人的性格是爽朗的。他们好客,喜欢用玩笑来逗引客人快乐。如果客人是年轻男主人的“同庚”习惯容许同女主人谈情说爱。往往在美丽年轻的女主人主动、勇敢、热情的挑逗下,会使一个初入牧区、不熟请哈萨克人善良敦厚心愿的青年客人惊慌失措、狼狈不堪。可是千万别在父兄前开女儿、妹妹的有关爱情婚姻一类的玩笑,即使轻言微语,也会使他们羞恼的。民族团结的前提是相互尊重,在此之前,必须了解彼此的习惯好恶,了解越全、越深、越细致、越真切自然越好。

好了,文章到这就结束了,大家还有要补充的可以给小编留言!感谢阅读!

首页其它